您所在的位置:化工资讯 > 卓创视点 > 正文
铁路运力不断增强 煤炭区域结构问题有效缓解
银河城娱乐app 荆文娟 2019-11-22 17:02:05

[导语] 我国煤炭的生产地、消费地天然分离,且去产能导致供给向资源优势区域集中,煤炭跨区域调运的需求进一步增加,导致煤炭运输一直存在“北煤南运”通道运力不足的问题。为保障下游用煤需求,2019年铁路部门采取多项有效措施,积极强化煤炭运输组织,增加煤炭铁路运量,提高电煤运输效率,为民生供暖提供保障。

我国煤炭主产区在西北地区,而煤炭消费地主要集中在华东、华南沿海地区,这就造成了我国“西煤东调、北煤南运”的煤炭运输格局。运输方式主要是铁路运输、铁水联运及公路运输三类,其中铁路发运量占比达到60%以上。在我国主要煤炭产区中,山西省铁路通道较为发达,也是煤炭调出的重点区域,自山西地区向外调出的煤炭的量,占到我国煤炭调出总量的75%。长期以来,铁路运输以其运力大、速度快、成本低等优势,一直是最主要的运输方式,特别是最近几年受“公转铁”政策的影响,铁路运输的比重不断增加。

图 2015-2019年全国煤炭产量及铁路发运量对比

从上图中可以看到,自2016年开始我国铁路煤炭发运量呈逐年递增的趋势,2019年1-9月份全国铁路累计发运煤炭18.2亿吨,同比增加2.8%,增速与前8月持平。1-9月份全社会铁路累计完成货运量31.55亿吨,同比增长6.1%,全国铁路煤炭运量占铁路货运量的57.69%,维持在常规比重之间。2019年1-9月份全国煤炭产量27.4亿吨,铁路煤炭发运量占全国煤炭总量的66.42%。根据中铁总计划,到2020年全国铁路煤炭运量达到28.1亿吨,较2017年增运6.5亿吨,铁路运输煤炭将占全国煤炭产量的75%。考虑铁路、港口及生产、消费等环节的不均衡性,未来需要铁路运力达到30亿-33亿吨,煤炭铁路运输仍以山西、陕西、内蒙古煤炭外运为主。

我国煤炭运输一直存在“北煤南运”通道运力不足的问题,受供给侧改革的影响,“两湖一江”(湖南省、湖北省、江西省)地区煤炭产量大幅缩减,煤炭自给率下降至10%以下,2019年之前三省煤炭调入量主要依靠铁路运输、陆路运输和“海进江”三种方式联运,“三西”地区煤炭首先通过铁路东运至环渤海港口,进而“海进江”的方式运输至“两湖一江”地区,煤炭运输存在耗时长、成本高、无铁路线直达等问题,无法保障三省的煤炭供给问题。

2019年10月份浩吉铁路(原蒙华铁路)通车,作为陕蒙地区直通“两湖一江”的煤炭运输专线,解决了“北煤南运”通道不足的问题,铁路运力紧张局势得到缓解。该线路北起内蒙古浩勒报吉站,终点到达江西省吉安市,经过煤炭主要生产地内蒙古、陕西、山西、河南以及主要煤炭消费地湖北、湖南和江西7省,线路全长1837公里,规划设计输送能力2亿吨/年。按照铁路总公司的初步设计运量,计划浩吉铁路2020年完成煤炭运量6050万吨,2025年、2030年、2040年分别为9901万吨、12149万吨、15713万吨。

表1 浩吉铁路煤炭集运来源

省份 发站 集运来源 所占比例
内蒙古 浩勒报吉南 浩勒报吉北矿区集运线 28%
乌审旗南 新恩陶铁路
陶利庙南 陶鄂上铁路
纳林河 纳林河地区
陕西 靖边北 靖神铁路 64%
靖边东 太中银铁路
韩城北 韩城地区
山西 河津西 王家岭矿 8%

表2 浩吉铁路煤炭集运去向

省份 到达站 集运去向 所占比例
河南 桥头线路所 陇海铁路(洛阳方向) 19%
三阳 河南
西峡东 宁西线(南阳方向)
湖北 邓湖 襄阳地区 32%
荆门北 荆门煤炭综合货场
江陵 荆州煤储基地
湖南 松木桥 华容煤储基地 32%
坪田 华能岳阳电厂
步仙 华能岳阳电厂
余坪 华电平江电厂
江西 上高 大唐上高电厂 12%
双林 国电投分宜电厂
新余西 新余地区
新余南 新余煤储基地
吉安 华能井冈山电厂

浩吉铁路作为“三西”地区唯一的中部地区铁路运煤通道,上游辐射东胜、乌海、准格尔、包头、榆林、彬长、黄陵、蒲白、彬长等动力煤矿区,很大程度上解决我国煤炭区域性结构问题。一方面,浩吉铁路的开通将修复中部地区结构性区域矛盾,平抑西南部地区的高煤价,对于上游煤炭企业来说,运输壁垒消除,成本端将成为我国西南部煤炭市场的核心竞争力;另一方面,中间运输环节产生的成本红利80-100亿将由煤、电企业共同分享。

未来,作为浩吉铁路目前唯一开通的集运通道,靖神铁路确立了煤炭运量每日10列的目标,全力确保陕西煤炭外运和浩吉铁路煤炭运量。总体来看,预计2020年我国铁路煤炭运量有望继续保持增长,全年铁路煤炭发运量将达到28.1亿吨,同比增长3.9亿吨,增幅16.11%,铁路运输煤炭量将占全国煤炭产量的75%。